WPE|52wpe|我爱WPE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 2248查看
  • 0回复

主题

好友

724

积分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8-18 13:54:43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发手机彩票邀请码【大-發-邀-晴-碼1011-2222】〖网-纸 zhgcw64点com〗在一个地方呆久了,肯定有你迷恋的东西,它可能是一份牵肠挂肚的情怀,是一段终身难忘的记忆,是一声美妙悠扬的吆喝,是一幅秋天斑斓的风景,更可能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因一个人或因一件事而恋上一座城的故事屡见不鲜。
   我却不然!
   我爱鹤乡却是因为喜欢一种小吃。
   朋友们别以为我是一位地道的吃货,而是这种小吃不仅好吃且便宜,是它让我在鹤乡求学的那几年尝到了吃不饿的幸福感。
   那些年贫困就像一样缠绕着我的童年,我的少年,我的整个时代直至学。
   能吃饭成为我生活中最的理想和目标。
   上学以来,在学上我争第一也是为了将来有口饭吃,考上学也是为了实现我的吃梦。
   我的美梦成真在鹤乡,这就是鹤乡有名的一种面食——冷面。
   二毛六二两一海碗,岗尖岗尖的一海碗哪,溜溜地往外淌……想想一个饥饿的女孩,面对着一海碗美味的冷面是个什么表情,是一副怎样摩拳擦掌的吃相,回忆起来都能笑出声来!
   凡是到过鹤乡的人,就会发现,不管是在最繁华的市中心,还是在僻静的郊区小巷,几乎都被各种名称的冷面馆所“垄断”。一个挨一个的冷面馆形成了一幅独特的风景线,冷面显然是这个城市小吃的主角,也是当之愧的一种快餐。
   冷面馆挑着一只又又漂亮的幌子,它们多是由族人开的,有着独特的风味。
   店主可不必出来吆喝生意,招揽顾客,顾客们都是自投罗网,不管进了哪一家都是满盈盈的。
   小店的机不断地向外播放着最流行的歌曲,音波越过人们的头顶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再折射回来,由不得人们不驻首翘望。
   冷面——虽没有重庆的火锅,的羊肉串,天津的不理久负盛名,但这一奇葩却越来越受到当地人的欢迎,就连人也经营起这种利味美的小吃来了。
   为什么冷面能在鹤乡行其道,倍受青睐呢!
   究其原因是因为鹤乡是有名的风城!
   鹤乡即齐齐哈尔,齐齐哈尔的风狂风可不是吹出来了,这里的人们久经风吹的考验,对风是最有体验的。
   听听这首歌谣是怎样形容风城的“风刮卜奎(齐齐哈尔)一年刮两次风,一次六个月”,天哪,风城岂不是天天在刮风,对了,就是天天在刮风,刮风是它的常态,而如果哪一天风和日丽了那叫给我们一个惊喜呢!
   由于鹤乡地处松嫩平原上,常年长风浩荡确也不足为怪了。
   风到什么程度呢!每次和同学们,我们都尽可能地用沙巾把自己包裹起来,完全是一幅中东女性的模样,可惜我们那种似禁欲的黑色长袍。
   狂风裹挟着细沙穿过街小巷,呼啸着从一条街道窜上另一条街道。最壮观的场面不是人们在狂风中依然我行我素的,而是一排排的自行车迎风倒地。
   八十年代是自行车的天下,人均一台,是高贵的人也好还是普通人也好的代步工具,所区别的只有牌子不同而已。
   像齐齐哈尔第一百货门前的自行车也有几百几千台,那轰然倒地的场面让人咋舌。本来好心,想把第一辆倒下的自行车扶起来,还没等你顶着风踉踉跄跄扶起来,接下来的情景让你招架不住。
   剩下来的时间也只有跑了,再不跑有可能把你也轧到底下,自行车排山倒海轰隆隆一辆接一辆地倒下去,像倾倒的多米诺骨牌,一发而不可拾。
   这还没完,这个披着外衣,调皮的小风孩子,此时正兴致盎然,它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它或者分成几股小,攻城掠地,把地面上所有它能搬动、吹动的纸片、塑料袋、等等轻飘物质抛上天空,然后顺着街道把它们上一点点地逼到墙角旋转旋转再旋转,舞动舞动再舞动,最后再调皮地哗啦一声释放一地,然后恶作剧地抽身而去,只留下一堆杂物在那里。
   然后,它把分开的士兵又召集到一起,形成了一股军,发起新一轮的攻势。
   随后,在小风孩持续的吹拂中,步履艰难的人们、翻卷折断的树梢、飘飘欲飞的柳丝、摇摇欲坠的幌子、叮当作响的瓦片,地和天空全都纠缠在了一起,黄乎乎迷茫的一片。
   我们置身其中根本不到方向,失去了目标,忘记了身在何处,掌控不了自己的命,任由风把我们吹向未知!
   在风的驱赶下,身不由己的我们撞开了一扇门。
   我们就像一位匆忙赶路在毒日头下的旅人,正难熬。突遇一块密叶如盖的浓荫,阴凉吸了身上全部多余的热量,酷暑顿消,舒坦极了。
   这里别有洞天,与外面翻天覆地的呼号、迥然不同。
   原来我们仓皇屁滚尿流地被风赶进了一家冷面馆,进了冷面馆犹如进了盘丝洞。
   对着门一口锅,热气腾腾地翻着水花,泛着泡沫白色的水花像盛开的朵朵莲花,莲花随波荡漾,在它的上方架着一个漏勺。
   有一个师傅把一坨面放到漏勺里,再用一个我们暂时还不清的东西压下来,于是几十根上百根的均匀细细的面条从漏勺里徐徐地垂下来。
   还没等我们清楚,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垂下来的几十根面条揽到手里,双手一扭一拽,等量长度的面条哗啦一下子被甩到了滚着水花的锅里,朵朵莲花散开不见了。
   现在是水花带动着绿荧荧的丝面不停地,这边好象刚把面丢到了锅里,站在另一边的另一个师傅拿着足有一米多长的筷子,感觉火候到了,迅速地把已经熟了的丝面打捞出来,立即投进身旁的一个水桶里,水桶里是刚刚打上来拔凉拔凉的井水。
   漏勺里的面像蜘蛛吐丝一样不停地吐出来,吐出来,很长很长……长的像我们要走的路。
   原来这是一家随做随的冷面馆,食客们可以站在锅边观过程,享受等待吃冷面的那种开心、着急、激动的期盼。
   从到一碗面端到顾客面前也就是一刻钟的光景,一根根黄绿色细如的冷面盘绕在碗里,如瓣一般,面的上面又撒上了几叶绿油油的香菜,几根水灵灵的黄瓜丝,几片正宗泛着油星的肉,浇上本家风味的汤汁,它们这一套组合正眨着亮的眼睛着你呢!
   三三五五的食客或埋头、或细嚼、或小声交谈一副世外桃园的悠然景象。到此情此景,我们甚至疑心刚才是否经历了那场浩的“风难”。
   我们几个人围着锅静静地等待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师傅的手,还是没有清,我们又眼巴巴地着不断下来的面条,眼睛不够使唤了……
   原来面案上还有两个人在和面。
   两个人把荞麦面、面粉等揉合到一起,和成的面坨。
   当有人要吃面时,就把面坨放到我们到的貌似漏勺的压面机里,电闸一开细如丝线的面就向烧得的锅里冲来。
   那个拿着两根长木棒的师傅不停地在锅里搅动,那神态颇似太白金星在炼丹。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被锅烤着,刚才被风撵的处藏身,现在又被烤得焦灼难受,就在几乎快要逃出去的时候,面做好了。
   充分冷却的面散发着诱人的食欲,最让人满足的是我们的冷面里一样不少地也淋上了秘制的汤汁,加上了几片肉,一小绺黄瓜丝,辣椒末,再加上一小撮香菜五彩缤纷地捧到了眼前,让人惊喜的是还有一小碟咸菜。
   员端着冒着丝丝凉气的冷面款款地向你走来,我们垂涎欲滴地接过冷面,忘了淑女的教程。
   啥也别说了,吃吧!几根冷面秃噜一口下肚,刹时,一股冷流挟带着辣遍全身。那个凉爽!从口腔到食道再到胃一路下去,消退了,风燥消隐了,火气平定了,剩下的只有舒心的惬意和气沉的舒畅了!
   这别致的凉爽来的太是时候了,和气恼荡然存,一扫而空。
   再周围的食客都是一幅悠然自得的神情。有的外加二两老白干,有的再要一碗肉汤,几片特制的干鱼片。浅斟细酌,品味着小市民式的魇足,品味着肉丝辣椒末的韵味,品味着这一传统小吃的,品味着这一原汁原味的生活……
   这原汁原味现场的冷面,比之那些在后堂鼓捣了半天才端出来的冷面,了许多,因此吃着也放心了许多。
   所以,我爱极了这原汁原味现场的冷面,爱极了盘丝洞。
   每次都主动自投罗网。
   现在知道风城的人们为什么那么喜欢吃冷面了吧!因为这里常年风风狂,人的身上心上从里到外都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燥”,“燥”了怎么?这就需要凉润的东西来降降火“降燥”,否则的话人受不了,就要燥疯了,谁来担此任,只有便宜又好吃的冷面也!
   夏季,天气炎热。
   谁还愿意点火捅蜂窝煤。干脆一家人来到冷面馆,每人来上二两,即可以消暑解热,又可以裹腹,再则也节省了不少的时间,让一家人有时间坐在一起享受这快餐文化带来的乐趣。
   冷面除了色美、味美佐料丰富外,就其经济实惠这一点,特别受到我们这些在外读书的穷的青睐。
   现在各种食品个位上的数字就像按上了翅膀的钻天猴不断地向上飞,其趋势有云霄之势。
   唯有冷面雷打不动,丝毫不受金融通胀的影响,稳定,一元三角钱一斤,吃二两刚抵一个菜钱,满满腾腾的一二号碗,足以让我们为之神魂颠倒了,那种吃冷面的感觉,不亚于皇帝吃满汉全席,喝人参燕窝汤。
   每到周末的时候,便邀上几个知心同学美餐上一顿,一解馋虫。
   后来,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便不满足一周一次的到市里去吃冷面了。
   我们开始在学校的周围寻寻觅觅。
   终于我们在学校的围墙之东侧到了一家冷面馆,的是这家冷面馆的主人还是正宗的鲜族人,地地道道的冷面。我们几个像哥伦布发现了新,摩拳擦掌准备放开肚皮吃一顿,我捏着兜里不多的存款,暗下决心准备要三两冷面。
   冷面馆不,不怎么起眼,但却很馨。
   店内摆了五六张桌子,每张桌子可供四个食客就餐,桌子子擦试的很干净,摆着吃冷面时需要的辣椒沫、芥末、酱油醋等调味品。
   让人耳目一新的是墙上还挂着一幅徐悲鸿的《奔马图》,这幅画昭示了店主人不仅会做冷面,还是一个有品味的人。让我肃然起敬。
   开票的姑娘穿着的服装,头上系着洁白的三角巾,头发自然地扎成一束马尾巴,的单眼皮,小巧塌鼻头,的脖子,给人一种协调典雅的美。
   我对着她常常出神地想她跳起长鼓舞来一定很美,那飘舞的裙带,的,舒展的双臂,随着音乐奏响的鼓声,啊!真是太美妙了。
   我们隔三差五的就来吃一顿,后来干脆一天午晚两顿饭都在这里解决,冷面比学校食堂里的伙食便宜多了,在学校食堂就餐,不起菜只两个馒头还怕同学见了笑话。冷面解决了一切困扰,还能吃到几片肉呢!这家冷面馆支撑着我度过了四年学的时光。
   流年似水,岁月如梭!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我很怀念那段艰苦奋斗的求学时光,同时难忘的是救我于饥馑中的冷面。忘不了冷面那丝丝的感觉,冷面简直就是贯穿我活的一首诗,一首悠扬的歌,至今还萦绕在我的梦中……萦怀难忘。
   有朋友到鹤乡去出差,我特意让他捎回几匝干制的冷面,我使尽浑身的解数加以调制,但吃起来显不如鹤乡的冷面好吃,好象缺少了点什么,是什么?免不了心中怅怅然的……
   我终于了……
   没有了风的穷追不舍,没有了汗如雨一双长筷的搅动,没有了饥肠辘辘围锅争盼的等待,没有了一口下去冷面穿肠过的清凉,那还叫冷面吗?
   一种小吃之所以在一方水土久负盛名,那都是得宜于山水人情的、浸泡,吸纳了日月星晨的精华和气韵,没有岁月的磨砺,人性的滋养,怎么能勾住食客们的眼睛和胃呢!
   所以除了在鹤乡吃过的冷面,我再也没有吃过别处的冷面,因为鹤乡冷面的绵长、清爽、泌腑、冷香叫我难忘,它的风味永驻在我的,我的灵魂,挥之不去!
   什么时候再回母校,吃上一顿思念已久的冷面呢!


快速发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手机版|Archiver|WPE|52wpe|我爱WPE ( 闽ICP备15009081号 )

GMT+8, 2024-4-25 04:01 , Processed in 0.066268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