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E|52wpe|我爱WPE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 2196查看
  • 0回复

主题

好友

724

积分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21-8-18 13:40:14 |显示全部楼层
幸运破解器下载【大-發-邀-晴-碼654321-80】〖网-纸 zhgcw47点com〗广东沿海的深圳,原先是个渔村。七十年代末期,开放后,才成了一座令世瞩目令国人艳羡的现代化都市。我的一个同屋场居住的儿时的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朋友就住在这座城市。他不是深圳渔村人,也非广东人,是在岁月变迁,时潮浪打去的湘北人。
   我的这位人生机遇不错的朋友,我有快五十年没见过他了。对于心中未曾种下过友谊种子的人来说,五十年不算什么,七十年,八十年也不算什么,形同陌路么。但我和他偏偏心中都曾种下了胜似兄弟的友谊之树。所以我便一直机会要去深圳见这位比我小两岁的异姓兄弟。九十年代,我去了一次深圳,因从他家人那里讨到的有误,没有会到他,遇见他的梦一直做着,直到二0一六年我再次去广东,于广州工作的理解我的心,国庆期间,他去事,专程绕道用车把我送到了与朋友事先相约好的他的住处附,深圳红桂路社区,才见到他,圆了梦。
   这种思念久远的契阔之情,我想是言语难道的。人间的亲情、爱情、友情论是属哪一种的真挚,当从万里、千里之遥迈向同一圆点的时候都会生出“有缘千里来相会,缘对面不相识”的感慨,都会提升去那种“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愿望。
   初见这位快半个世纪中未曾见面的朋友时,彼此都有些不敢相认了,都从黄齿孺口少年变成了苍须白发、步履有些蹒跚的老人了。光阴太恋流水,草木奈寒秋,转换中一何快也。当时我们彼此呼着对方的名号,相拥而泣,不敢认也,不敢认也,若是在长街之上相遇,十之会擦肩而过。
   儿时,因在一个村里长的我们,一块上学,一块摸鱼,一块上树掏鸟窝,一块割牛草,偷摘邻家老奶奶的桃李,黄瓜被追赶,一块淘气顽皮,似野孩子的性格把我们凝结一体,像本翻不厌的连环画。
   那年,刮五风,也为害、农业减产、经济萧条。在饥饿困难中挣扎,我家的房子被“平调”风刮没了,没处栖身,他家的几间木架屋保留幸存。他父母心善,同情落难了人,留我家人小孩去他家住了将一年,度过了一段最困难又最难忘的时光。这也正好成全了我和他朝夕相处(只没同灶吃饭),夜晚睡觉都常常挤在一起的铁哥们友谊。我和他都爱诗书,读人物小说故事还常常相互绘声绘画地讲给对方听,他学历比我浅些但很聪,悟性高,书中的笑话、故事他记得不少,有年秋,我们俩还有他哥三人中午躺在一口凉,他便讲了一个女子的笑话故事,由拆字、填词组成,还记得两句什么“斜月三更门半开,心肝短命人未来……”当时笑得我们气都转不过来……我比他多读了几年书,得闲书也多些,什么唐传、岳传、包公传,还有些不入流的杂书,记得星月满天,荷风送爽的夏季,他把草喂完牛,我吃罢晚饭,我和他哥俩又聚到同一凉,我兴致发,一连给他们讲了有秦始皇的出生与吕不伟、赵姬之间的故事,还有苏小妹三难秦少游的故事以及包公斩驸马的故事……。会面把酒言欢忆昔论今的时候,他还记得当年竹马相聚之趣哩!他叹道,东篱把酒话沧桑,人世常啊!
   是的,人世常,有时太常。后来他小学刚便辍了学留在生产队农耕,一个征兵的机会有幸到南方的空防当了一名跳伞兵,表现优秀使他当了一名军中,升了职,成家立了业,由营级转到广交会,再到深圳一家酒店做管理工作,步步走出了属于他的人生辉煌。他一个在国外谋发展,一个在广州,事业正风生水起,令他自豪知足,因命中的祸福相依,相濡以沫连理共枝的老伴没能与他白头偕老,魂失他乡,病故于澳利亚的家,这使他在2015年2016年的许多日子里都处在度日如年的伤痛之中。我在与他未见面时,得知消息,便在中、诗词唱和中多次劝导予他走出人生阴影。人生既常,就要站高远些。见面时我他是充分理解了苏东坡的“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诗中之意了。因他谈吐气色已经如常。
   见面时,他总奉承我如何……,其实好些地方我是不如他的。我虽是高中到北边的海军,只干了不到五年,因原因回乡到工厂就了业。人生的坎坷之路比他要多,退休后的入就比之差了一截,这都是命,是上帝关窗开窗的原理之照至,庆幸开窗的阳光里还是有许多地方值得骄傲值得欣慰,比如子女的出息,个人写作所取得一些成就。
   这些我们在双方交流中都获得了不少共识。这是沧海翻复过后的桑田之喜乐。围炉小火话沧桑、把酒东篱侃今朝,从而今变化从个人经历家庭变化,从物是人非、故人故事……谈了很多。两天两夜的相聚中,包括他带我去深圳的几处景点参观玩耍,几十年未见的话语积累,心中就像开了闸的湖海,一泻滔滔,至午夜了,才堵回到梦里去。
   乡情浓浓,友情浓浓,契合之情更浓浓。第二天我的这位挚友又盛情宴我之后,才恋恋不舍地挥手告别回到的住地。当年李白有名诗记着,他与朋友汪伦的友情“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我的这位友人名号郭保登,他之于我的深情我之于他的思念也是如此之合啊!也拿水比,那是长珠水之长啊!分别后我们相互唱和了不少诗词。他后学,他诗词的功底也不错。他是深圳老年人诗词协会的一方版主,市作协会会员。如:贺十一于深圳与国兄相聚:“青梅竹马未能忘,稀重聚共飞觞。友情恰似沱水,胸境浑如小儿郎。经历冬寒松更翠,迎来春暖梦尤香。清闲同把诗词酌,偶得佳篇喜若狂。”我的家乡是有一条流经全境(入洞庭)耦池,再入长沱水。年轻的湖乡县水泊纵横,所以我在先写给他的诗里有这样的句子,“采莲光腚未能忘,会友索句红桂旁,尘寰一滚七十载,风光长爱三六郎”。我诗的寓意是,那故乡的光阴宛在眼前,走入,红尘滚滚之中,人生不觉七十余年了,但我与他最值得钟情回忆的那些美好时光,是少年时光,是三岁、六岁、九岁、十八岁的时光,是在一起共渡乡愁的时光。
   本欲了,保登老弟提到了我们足浴之后,我为感一足浴女之辛劳,怜其婚姻情感不幸所写的句子。他读后再三肯定夸奖称之为佳篇。
   附录于后。为X足浴工题:“靓姿本应坐椒房,奈劳困洗足坊。怨秋波为生计,止水芳池难吐香。不甘春华付流水,欲觅知音在何方。特区繁华心问,恼人故事断柔肠”。


快速发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手机版|Archiver|WPE|52wpe|我爱WPE ( 闽ICP备15009081号 )

GMT+8, 2024-4-25 03:56 , Processed in 0.071559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